你好衡陽網-讓衡陽人的生活更美好

當前位置:首頁 資訊 國際/國內獐子島扇貝劫:5年“跑”4次,拿補助近1.4億,涉嫌造假躲避退市

獐子島扇貝劫:5年“跑”4次,拿補助近1.4億,涉嫌造假躲避退市

  • 2019-11-13 10:58:20
  • 來源:網絡
  • 編輯:你好衡陽網-讓衡陽人的生活更美好

11月12日,獐子島(002069.SZ)開盤毫無懸念一字跌停,股價報2.70元/股,較2014年扇貝首次“跑路”停牌前的15.46元,已跌去82.54%。

就在11月11日晚間,獐子島發布公告稱,底播扇貝在近期出現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貝殼比例約占80%以上。公司初步判斷已構成重大底播蝦夷扇貝存貨減值風險。

這是繼2014年扇貝集體“跑路”、2017年扇貝“餓死”之后,獐子島扇貝在A股市場上演的最新戲碼。

當晚,獐子島收深交所關注函,要求其說明蝦夷扇貝大面積死亡的原因、發現減值跡象的時間,以及此前信息披露是否真實、準確、完整,公司是否存在隱瞞減值跡象的情況等。

這一次扇貝出現大面積死亡的原因是什么?獐子島的海洋牧場扇貝養殖還可持續下去嗎?公司的生產經營是否可以持續?公司又將如何回應市場普遍質疑?11月12日,時代周報記者就上述問題致電致函獐子島,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更值得關注的問題是,頻頻出現的“扇貝”荒唐事件,為何這些年來獐子島沒有被退市?監管又該如何介入?這一次市場會用腳投票嗎?獐子島是否會成為下一個面值退市的企業?

“與其靠監管,還不如靠市場,投資者不信任公司,應當用腳投票,其股票面值跌破1元也會退市。如果投資者知道公司誠信度如此也依然趨之若鶩,那也沒什么好怪罪監管的。畢竟監管更應該依法監管,而在規則上確實很難防住這類公司。”12日,資深投行人士王驥躍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獐子島A股“跑路”記

據獐子島公告稱,根據公司2019年11月8日-9日已抽測點位的畝產數據匯總,已抽測區域2017年存量底播蝦夷扇貝平均畝產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蝦夷扇貝平均畝產約3.5公斤,畝產水平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畝產25.61公斤,公司初步判斷已構成重大底播蝦夷扇貝存貨減值風險。

“基于抽測現場采捕上來的扇貝情況看,底播扇貝在近期出現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 死亡貝殼比例約占80%以上。死亡時間距抽測采捕時間較近。”獐子島表示。

巧合的是,根據公告,獐子島在10月末并未出現扇貝異常情況,如今在公司抽測時間節點發現大面積死亡。11月12日,獐子島董事長吳厚剛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回應稱,扇貝是剛死的。

根據獐子島《蝦夷扇貝存量抽測管理規定》,公司于每年4-5月、9-10月分別進行春季、秋季底播蝦夷扇貝存量抽測,但是這一次,獐子島2019年秋測于11月才開始進行,這一點也遭到深交所問詢,要求其說明于11月才進行抽測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關內部規定。

這次扇貝出現大規模死亡預計造成的損失亦不小。根據公告,截至2019年10月末,公司上述2017年底播蝦夷扇貝(面積26萬畝)消耗性生物資產賬面價值1.6億元、2018年底播蝦夷扇貝(面積32.4萬畝)賬面消耗性生物資產賬面價值1.4億元,合計賬面價值3億元。

事實上,這并不是扇貝第一次為獐子島的業績“背鍋”。早在2014年,獐子島當年巨虧11.89億元,原因是北黃海遭到幾十年一遇的異常冷水團,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萬畝即將進入收獲期的蝦夷扇貝絕收。

3年后的2017年,獐子島再度巨虧7.23億元,其將原因歸之為海洋牧場遭受重大災害,扇貝被“餓死”。2019年一季度,獐子島凈利潤虧損4314萬元,其給出的理由依然是“扇貝跑路”,即蝦夷扇貝受災,導致產量及銷量大幅下滑。

而從這次扇貝出現死亡之前披露的三季報來看,獐子島今年的業績依然不容樂觀。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營業收入為7.2億元,同比下跌3.8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043.7萬元,同比下滑219.50%;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達-1304.9萬元,同比下跌546.03%。

正因如此,市場質疑獐子島再次想讓扇貝為業績的下滑“背鍋”。11月12日,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對于監管漏洞,公司已經屢試不爽且有成癮跡象,而目前并沒有相關海域出現大規模氣象或養殖條件變化的報道,除非公司能夠給出令市場滿意的反駁舉證,否則不過就是故伎重演。

退市爭議

獐子島頻頻出現“扇貝跑路”亦引起監管層的高度關注,證監會在2018年對其進行立案調查。經過17個月的調查,證監會對獐子島的立案調查結果于今年7月出爐。

根據調查結果,獐子島及董事長吳厚剛等人涉嫌財務造假、虛假記載以及未及時披露其他信息等問題,證監會對吳厚剛采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對獐子島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

根據證監會的調查,獐子島涉嫌財務造假,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其披露的2016年年度報告、2017年年度報告、《關于底播蝦夷扇貝2017年終盤點情況的公告》和《關于核銷資產及計提存貨跌價準備的公告》涉嫌虛假記載。

經查,獐子島2017年虛減利潤2.79億元,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38.57%,追溯調整后,業績仍為虧損。而在2016年,獐子島虛增利潤1.31億元,追溯調整后凈利潤為-5543.31萬元,業績由盈轉虧。

不過,調查結果出來之后,吳厚剛第一時間就對外表示,公司和被罰管理層都將進行申辯,并已經在準備申辯材料。

獐子島涉嫌財務造假與保殼有很大的關聯。根據財報,公司自2014年出現“扇貝跑路”事件之后的業績,呈現出一年虧損一年盈利的特點,2015-2018年的凈利潤分別為-2.43億元、7959萬元、-7.23億元和3358億元。

值得關注的是,獐子島在2015-2018年獲得的政府補助分別為6542.86萬元、3020.03萬元、726.23萬元、3043.82萬元,而2019年上半年獲得政府補助為563.61萬元。

很大程度上,獲得政府補助也成為獐子島屢次扭虧為盈的一大因素,也因此多次遭到深交所問詢,質疑其持續經營能力。多位市場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地方政府為了自己的政績,為保殼給企業補貼的情況較為普遍,但這在一定程度上也變相慫恿了上市公司違規。

從財務角度來看,這也令獐子島躲過了退市。

根據深交所規定,中小板企業連續兩年虧損被ST,連續3年虧損被暫上市,連續虧損四年將被終止上市。不過,追溯2016年和2017年業績調整之后,獐子島從2014年-2017年則連續四年出現虧損。

“獐子島利用了制度漏洞,沒有連續三年虧損退市,重大違法違規退市也沒有明確的標準和尺度。監管部門立案調查,很難認定財務造假,公司業務的特殊性與難核查性,導致即便有疑點,認定造假也很困難。”王驥躍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王驥躍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與其他案件不同,這個案件可能的抓手或許在中介機構。如果公司年度報告不能按時出具,同樣會面臨退市風險。監管機構應當對會計師事務所從嚴監管,對其審計能力及審計證據獲取的充分性與合理性進行立案調查,如果有不當之處則予以處罰,如果沒有會計師事務所愿意為其出具年報審計報告,公司也得退市。

11月12日,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許峰律師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這屬于比較特殊的行業,扇貝到底跑沒跑,對于投資者和市場主體來說是沒法去核實的,只能仰仗于具有專業知識的第三方,但審計機構本身都不太好核實,這種情況本身透明度不高,其實并不適合作為上市公司。

“未來只能在入口上做好把關,對這種信息披露沒法做到真實、準確、完整的,以及沒法合理計量的企業,不要讓其進入資本市場作為公眾公司去融資;從退口上來看,如果一旦發現違法違規的行為,應該從嚴把握,令其早點退市。”許峰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從目前違規情況來看,獐子島離退市還有一定的距離。

贊(0)

網友留言評論

2條評論
 
文明上網 禮貌發帖 0/300
聲明:頻道所載文章、圖片、數據等內容以及相關文章評論純屬個人觀點和網友自行上傳,并不代表本站立場。如發現有違法信息或侵權行為,請留言或直接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時內作出刪除處理。
七星彩走势图表最全 新疆11选5一定牛 排列七开奖结果今天晚 麻将app跟好友一起玩 广东麻将推倒胡胡牌技巧 极速十一选五下载 湖南快乐10分 广东麻将下载免费 今天的河南快三开奖结果直播 福建快3遗漏码 nba比赛比分预测 南宁麻将封胡全球人多少张 豪利棋牌app最新版下载 山东十一选五助手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意甲赛事 富乐游棋牌